Back to top

雜草入釉,農廢華麗轉身

雜草入釉,農廢華麗轉身

108年
 發佈
瀏覽次數:
163

設計翻轉 × 農創新趣

屏東是農業大縣,因而產生農作廢棄物如稻草、枯枝、落葉等後續處理問題,且堆肥的步驟繁複,一不小心更可能成為另一種髒亂、汙染來源,而燃燒造成的空汙問題也令人頭痛。屏東大學李堅萍教授透過「屏東農村廢棄稻草木葉轉製草木灰釉陶藝計畫」,將這些農廢分類處理後製成草木灰釉,加入呈色劑讓農廢華麗轉身,幻化成多彩的霧面釉料,為陶藝品穿上溫暖而質樸的外衣。


師生專注於創作草木灰釉陶藝拉坯。

一進入李堅萍老師位於屏東大學的陶藝教室,裡面擺滿了從事陶藝創作的各式工具,一整片靠牆而立的櫃子擺滿同學們做好的成品及半成品,李老師拿出他自己做好的陶杯解說:「妳看,這個就是用雜草入釉、不加呈色劑的效果,上面還會自然呈現一顆顆斑點。」這個天然米黃帶有斑點的陶杯,就是李老師的實驗結果之一。

草木灰混搭,獲63種成功釉方

李老師在大學時曾看過草木灰入釉的案例,但這是他第一次親手嘗試,由於許多臺灣以草木灰入釉的成份、配方都有專利保護,所以一切都需要重新來,於是他參考美國、瑞典、西班牙、奧地利和法國等國草木灰釉的文獻和記錄,與屏東當地的農民合作,收集包括雜草、蓮霧枝葉、樟木枝葉、稻梗等農業廢棄物,以李老師開發的點發散式三角座標試釉法,分兩階段試驗138個釉方,最終獲得63個成功釉方可運用在陶藝創作。

過去農民為了迅速解決農村廢棄枝條、雜草及枯木等等問題,常常一把火就燒個清潔溜溜,但嗆鼻的濃煙不僅汙染環境,對農民健康也有危害,李老師開發出成功釉方之後,未來也可讓學生開班授課,指導農民就近調製草木灰釉、創作陶藝,不僅可擴增學生在地就業的項目與機會,也提供學生和農民對農村的另一種想像。


李堅萍老師帶領團隊創作草木灰釉陶藝施釉。

農村×人文=庶民藝術

喜歡種植多肉植物的學生廖晧冰就說,為了認識各種入釉媒材而深入農村,也發掘出另一種商機,「現在人喜歡種多肉植物紓壓,肉肉厚實的質感和陶器非常契合,在農村可以發掘各式各樣獨特的陶盆,植入各種多肉植物,就是獨一無二的盆景。」

李老師更進一步表示,現在的農村體驗大多侷限在農作本身或各種副產品,但是草木灰釉取材自農廢,陶器質樸與純樸的調性一致,不論是讓學生畢業後留村開設陶藝工作室或教室,甚至透過陶藝教學讓農夫們擁有第二專長,變身成為藝術家,增添收入,又或者是開發草木灰釉調製及塑陶等不同的農村體驗,都可落實農學共創,也可以讓人文藝術走進農村,發展出獨特的庶民藝術文化。

就業新藍海,打造藝術農村

教案設計方面,李老師以陶藝和陶藝成形技法兩門課為例,要學生先練功,以動手做、做中學的方式,協助學生界定屬於自己、個別化的技術內涵,包括施力方向、位置、位移、順序與速度等,從而認識材料、精熟技術、樂在工藝與實現創意,才有機會增加青年回流意願。

本計畫研發成功屏東63個草木灰釉釉方與分析釉色內涵,成功削減屏東農村廢棄稻草木葉數量與再利用,減少焚燒廢棄稻草、木葉取灰燼做為堆肥方式處理與衍生空氣汙染的問題,且能培養在地務農子弟第二專長,減少時因天災而喪失的經濟收益。

多數學生對農作廢棄草木枝葉也可以入釉、創作陶藝,感覺新奇有趣,樂於施釉嘗試。李堅萍老師也對學生分析農村就業機會及在地就業利弊,他認為農村提供廣大空間很適合陶藝創作,而剛畢業的學生並無雄厚資產,無須一窩蜂擠居都市,只要能夠充分利用在地農村地理廣袤、居用便宜、農忙缺工及農暇時長的特點,留在農村開展如陶藝創作的藝術與文創產業,調劑生活樂趣或增添經濟收益,都是未來就業、生活的可行選項。


蒐集農村廢棄枝葉。

 


陶藝拉坯製作。

 

 


草木灰釉陶藝成品。

enlightened計畫主持人: 李堅萍 / 國立屏東大學視覺藝術學系  教授 

專長:陶藝與釉藥、課程與教學。

想分享的話:屏東農作廢棄稻草木葉問題嚴重,但轉製為草木灰釉,卻是最有變廢為寶加乘效益與形塑在地特色陶藝的措施之一。基於草木灰易取得與易製備的特質,可藉為發展地方特色陶藝,開發為有在地故事內涵的文化創意商品與產業。

enlightened合作場域:

屏東縣潮州鎮、崁頂鄉、南州鄉​

enlightened學生回饋:

視覺藝術學系在職碩士專班 廖晧冰

對農村想法的轉變:從農村蒐集而來的農作廢棄草木枝葉,經過整理,送入窯爐燒製成草木灰,再搭配基礎釉,滾磨調製成釉漿,施釉坯體終於燒製成品,真的很有成就感,而且農作廢棄草木葉可以入釉,很有環保意識,也促發農村陶藝創作靈感。

enlightened教學亮點

①    學生對農廢入釉深感興趣,樂於嘗試。

②    以草木灰釉創作陶藝,展現單純質樸美感。

③    傳輸觀點:農村空間適合駐留並創作,又可協助農民。

分享文章: